【咕咚24h/9:00】(红海行动/顺懂/哨向/AU)冰封

元宵搞事情,AU,雇佣兵设定,ooc都是我的锅
太太们都写得非常好,我这种小白文手是来凑热闹的,请大家多多关注太太们的文,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感觉我好像还能写个番外_(:з」∠)_)

凄厉的寒风,裹挟着翻涌的冰粒,狠狠地扫荡着所到之处的每一寸土地,放眼望去,穹宇四野皆是一片无边无垠的白。在山顶上一块不起眼的大石头后方,一个黑洞洞的枪口直直地朝向大路,枪杆覆上了白布做伪装。持枪的高大身躯此时正蜷在一起,裹在厚厚的作战服里一动不动,冰凌擦伤了他的左颊,鲜血甫一渗出,便结结实实地冻在了脸上,在一片苍茫混沌中,这一点殷红分外触目惊心起来。一旁蹲着的是一条通体纯白的雪狼,粗粝的狼毛掺上了雪粒,在暴风雪的打击下显得有些狼狈,高傲挺起的头和随时准备俯冲的姿势,却又让人不敢小觑。这位在国际上代号为R93的顶级狙击手顾顺,常年在哨兵排行榜上独占鳌头,以沉着冷静地完成各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而著称,此时,他正纹丝不动地履行雇主的委托。

“真tmd冷。”顾顺忍不住在心里骂道。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如此偏远荒凉的地区执行任务,而他此行的目标,是在一个极其模糊的线报指引下,歼灭一个重刑在逃犯。在极端的环境中寻找一个行踪难觅对象的并非易事,他不得不让五感长时间保持高度紧张的状态,长期暴露在极低的气温和呼啸的风声中,对哨兵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高傲的狙击手向来以单打独斗著称,在数次精神攻击大战中不仅全身而退,更是作为扭转战局的关键人物,立下了赫赫战功。各星球都以为他是百年难遇的黑暗哨兵,争相抛出橄榄枝,却被他毫不留情地一一拒绝。在冰天雪地里趴了一天一夜,用来保持精神的两大罐口香糖早早就被消耗完了,顾顺觉得自己的精神图景有些不稳,一旁的雪狼在寒风中也禁不住有些摇晃起来。

顾顺在强迫自己的大脑运转起来,便回忆起了过去的事情。自小作为S级哨兵觉醒,在塔里的严厉管教下,练就了一身过硬的狙击本领,一时之间无出其右者。不过,他独揽关注的日子没有过太久,很快,另一位天赋极佳的狙击手罗星便跃入大家的视线,与他一同吸引大家眼球的,还有他的向导——青梅竹马的观察员李懂。李懂出现的第一天,顾顺就注意到他了,他的精神体是一只威风凛凛的苍鹰,是向导里少见的猛禽。而这只苍鹰的主人,偏偏有着孩子气的外貌,浓眉大眼,话也不多,喜欢点头,向导素更是如同雨后的草地一般清新,总让顾顺有种想欺负一把的冲动。李懂在蛟龙小分队里人气很高,罗星更是对他爱护有加,担心自己出任务有闪失影响到李懂,坚决不在现役时正式结合。顾顺虽然也同不少观察员向导合作过,但都因为相配度不高而没有正式结合。为了跟罗星竞争训练营名额,他曾经非常努力地训练过自己的五感平衡,这使得他一度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正式向导,在他看来,跟另一个人分享自己的所思所想简直是天方夜谭。

后来,顾顺去接替因伤退役的罗星,第一次同这个明星观察员有了合作。顾顺惊异地发现,自家高冷孤傲的雪狼,却偏偏允许苍鹰落在脑袋上。接触越深,顾顺就越发现,这个小个子观察员向导,是个不可多得的宝藏。拥有强大的精神力,被李懂的精神触手抚过,顾顺觉得自己就像躺在雨后柔软的草甸上,安逸的只想睡觉,而他的雪狼呢,伸长脖子让苍鹰啄着颈下的软毛,那狗腿的模样都让顾顺联想到了哈士奇。拥有过硬的观察技巧,虽然没有哨兵般敏锐的视觉,却能通过蛛丝马迹精准推断出对方狙击手的位置。具有这么多优点的观察员,却是个容易害羞的主儿。战斗的间隙,顾顺非常喜欢拉着李懂练呼吸,每当自己在对方耳边呼吸的时候,李懂全身都会紧绷起来,耳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精神图景里满是“不能紧张”的暗示,而苍鹰也闪躲着雪狼,脑袋深深地埋在翅膀里,简直都要变成鸵鸟。同李懂合作的时光,是顾顺被送入塔以来最快乐的一段,他的精神体性格太冷傲,顾顺一度觉得自己到头来要做一匹孤狼。现在,有一只可爱的苍鹰围着雪狼打转,顾顺的所见所闻都迫不及待想对李懂分享,就连雪狼赶走了队长的非洲狮这种小事,顾顺都要去李懂精神图景里显摆显摆,对方不承认雪狼最帅绝不善罢甘休。

红海行动结束没多久,顾顺接到了新的任务,塔里给他另外配备了向导,他便匆匆踏上了新的征途。罗星的伤一直是李懂心里过不去的坎儿,他以照顾罗星为由,跟塔里辞了职,此后,李懂便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顾顺在塔里打听了个遍,也查不出李懂的一丝踪迹,便也辞了职,做起了雇佣兵。

不知道胡思乱想了多久,顾顺有些混沌的大脑好像突然感知到空气里有一缕若有若无的青草香气,顾顺自嘲地笑了下,“怕不是五感已经冻傻了,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哪儿来的青草。”尽管如此,这也足以帮助顾顺保持大脑思维清明。天气冷极了,顾顺已经不清楚自己在雪窝里呆了多久,他的四肢就像几块冰块的拼接,早已僵硬不堪,而暴风雪还没有减弱的趋势,四周的山丘影影绰绰,在白雪的笼罩下,好似一座座银子做的坟包。正当顾顺怀疑自己要在这个鬼地方呆到地老天荒的时候,天地朦胧处,一辆雪地飞行器出现,“砰,砰”两声枪击几乎同时响起,目标应声倒地,一匹白狼和一只苍鹰同时呼啸而出,电光火石间一只棕熊就已经一命呜呼。

顾顺再也顾不上四肢的僵直,再也感觉不到狂风呼啸的刺骨,瞳孔里只映得出远处一个小小身影,用尽全身力气向对面山头狂奔而去,而他的雪狼早已将苍鹰扑在身下,牢牢地护住。来不及去思考李懂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地,顾顺一把将对方揽在了怀里,有些过载的五感一瞬间便放松下来。
“别动!”感受到对方窸窸窣窣的动作,顾顺紧紧了自己的怀抱,“这次说什么哥也不放你走了,一回去就马上结合!”

@咕咚搞事大队 

评论(20)
热度(150)

拖延症晚期的年更小白文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