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木头的心(上)

天然弯的小辣椒懂儿与伪直男的尬撩顺顺的故事
一篇沙雕小白文,全员吐便当,又名《老父亲那不争气的小白菜》,梗来自群里太太们的脑洞
OOC永远属于我

1
顾顺觉得,最近李懂很不对劲。自打从伊维亚回来,自己那个给块口香糖只会翻白眼的小观察员,就像中了云南老家某种神秘的蛊一样,开始换着方儿地怼自己。顾顺一开始以为这是蛟龙一队与众不同的战友情,但仔细观察下来,又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同寻常。具体表现如下:
“移动靶的成绩又破纪录了,哥够让你见识了吧。”
“不错啊,你还有什么特长,也让我见识一下呗。”
“上次欠哥的学费,该补交了啊。”
“好啊,我把工资卡上交够不够?”
“刚才打靶的成绩不错,这回哥又看到了啊。”
“我就是表现给你看的啊。”

除了这些让顾顺哑口无言的回怼之外,他还发现了李懂其他的反常行为,比如总把食堂抢破头的红烧排骨留给自己吃,比如训练一整天后揉着酸痛的肌肉时总能适时地收到一条热毛巾,又比如在同步呼吸训练时异常乖巧地搂着自己。就算拥有狙击手那样超乎常人的敏锐观察力,顾顺也从没发现李懂对其他战友表现过这种程度的关心,就连对待从新兵蛋子就照顾他的罗星,也没见他这么上心过。

但看向李懂那坦然自若的眼神,顾顺又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洗脑,这一定是敬业的观察员为了培养主副狙之间的默契。

2
说起来,自从顾顺在指挥塔上鼓励他战胜压力起,李懂就清楚地知道,自己心里那名为爱情的小花就悄悄生了根发了芽,两个人日复一日形影不离地训练生活,在这样的精心培育下,这根小苗大有花繁叶茂之势。

入伍前,李懂有过一个男朋友,后来,部队里通讯不便,十天半个月都说不上几句话,出一次任务更是一年半载都不能回家,渐渐地联系就断了。回想起来,李懂也没觉得多么伤心,只当是青春路上一小块模糊的阴影。说来也奇怪,李懂在这个连只雌鸟都极少飞过来的地方,和一群血气方刚的军人同吃同住,一同训练了近六年的时间,却从没有产生过超越战友之上的感情。可偏偏就是这个张扬的顾顺,让李懂的心里生出了别样的情愫。

训练之余,李懂其实是一个有点小文艺的人,爱读书,爱写写画画,有着即使身处军营也磨不掉的对温柔与浪漫的憧憬。严格说来,顾顺跟他的理想型一点边儿都不沾,一天到晚拽了吧唧不说,关心人只会说“天凉了多喝热水”,搭讪的套路也不过局限于“要不要吃口香糖”。更何况,俩人初次见面的经历可不怎么美好,说话欠到让李懂有种想拿R93瞄准他的冲动。可一旦上了战场,顾顺又总能精准地发现自己的问题,三言两语之间就能解开自己的心结,干净利落地解决前方的敌人,毫无保留地把后背交给自己。战场与训练场之外,这个将近一米九的大块头也喜欢有事没事就挂在矮他半头的李懂身上,说些诸如“哥只给你一个人分口香糖”,“来自哥的压力也会让你更专注呀”,“是哥让你紧张了吗”之类让人想入非非的话。

李懂觉得,自己像吃了烹饪不当的见手青一样,同顾顺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总有抑制不住的粉红泡泡咕嘟咕嘟地冒出来。

3
李懂想,这么不上不下地吊着总不是个事儿,他得采取点行动,不论结局如何,总得试一试才好,毕竟口号是“勇者无畏”,自己可不能给蛟龙丢脸呀。

李懂是个行动派,可他在追人方面,却没什么实战经验,只好向关系最亲的庄羽和佟莉求助。他俩充分发挥了互帮互助的战友情,给李懂出了不少主意,优秀的特种兵战士李懂同志,也迅速将这些理论转化为了实践。他开始回应顾顺的玩笑话,主动关心对方的生活更是家常便饭,甚至还把写了告白信的日记丢在顾顺床上,然而,对方连看都没看一眼,就一个反手放回了原处。李·每天都在想办法·懂,对这个一向以敏锐著称的狙击手变成了顾·木头疙瘩·顺的事实很是无语,他干脆心一横,决定找个机会直球出击。

这一天,肆虐数日的台风和暴雨已过境,天空被风雨擦洗过,现在是一整片澄明的蓝。夕阳斜斜地穿过高大的椰林,给黑色的枪管和散落的弹壳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芒,也为战士身上的汗珠打上了一抹朦胧的光晕。结束了一整天繁重的训练,顾顺脱掉了闷热的训练服,就穿着个背心短裤,盘腿坐在椰树的阴影里,仔仔细细地保养着自己的狙击枪。顾顺上臂发力,饱满的肌肉格外轮廓分明,肩胛处一道战争留下的伤疤,显出一种生人勿进的气场,而微露出的一对虎牙,却漏出些毫不违和的可爱来。李懂走过去,与顾顺并肩坐在那片不算大的阴凉下。
“这狙击枪啊,可是狙击手的命根子,哥给你写了主狙击手的推荐信,你马上也会配备专属的枪了。”
李懂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哥的枪,一向都是最宝贝的,除你之外,可从没给别人用过,”顾顺用一只手拆掉空了的弹匣,又用另一只手揽过了李懂的肩膀,“哥跟你说,用了哥的枪,那就是哥的人了。”
“好啊,”李懂转过头,一双小鹿一样湿漉漉的眼睛,直直地看向对方,“那你也做我的人吧,我喜欢你,顾顺。”

评论(9)
热度(117)

拖延症晚期的年更小白文写手